跨境电商行业已经告别野蛮生长的时代,今年也许会经历一波洗牌,底蕴更加雄厚的卖家企业将会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今年,亚马逊正式迎来了自己第二任CEO。

帝国的缔造者,率领亚马逊征程26年的贝佐斯终于选择卸任,从CEO转为执行董事,退居二线。作为全球知名的商业帝国,人们都在关注着亚马逊的未来走势。

新的领导人会率领亚马逊走向何方?

今年亚马逊封店事件与新领导有关?

亚马逊会延续古代帝国的兴衰吗?

帝国崛起

Amazon,如今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商业帝国。

亚马逊帝国的交接插图

创始人贝佐斯保持“Day 1”的信念,励精图治,将Amazon从1995年的一个线上小书城,发展至今,帝国版图覆盖了除南极洲之外的六大洲,市值达到1.87万亿美元,富可敌国。

Amazon旗下拥有五大业务线:

1.亚马逊电商平台

2.AWS亚马逊云

3.Prime亚马逊会员

4.FBA亚马逊仓储服务

5.Alexa 智能终端

2017年亚马逊出资137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世界TOP10食品连锁店。如今亚马逊准备出资84.5亿美元收购好莱坞电影制作公司米高梅,将帝国的版图进一步扩大。

2020年,亚马逊营收达到3860.64亿美元。

这是一个什么规模?

2020年GDP排行榜:

以色列:3892.70亿美元,位居全球第36位

丹麦:3803.75亿美元,位居全球第37位

若将营收视为GDP,则其可排在世界第37位。

亚马逊全球在职与兼职人数预计超过100万人

2019年12月31日亚马逊全球员工数79.8万人

2020年第四季度亚马逊新增员工数17.5万人

100万人,相当于新加坡人口数的1/5。

新加坡2020年人口普查数量:568.58万人。

亚马逊帝国的交接插图1

从1996年1570万美元的收入,到2020年3860.64亿美元的营收,24年营收增长24590倍,年复合增长率高达52.38%;1996年员工人数158人,如今员工人数达100万人···《一切为了长期》——贝佐斯致股东的第一封信(1997年)的标题,二十年如一日,他坚守自己的信念,将亚马逊打造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商业帝国。

(推荐大家有空去看看贝佐斯每年一封《致股东的信》,从中可以看到亚马逊是如何一步步成长为巨头。贝佐斯《致股东的信》需要链接,可加我微信,找我要。)

新皇登基

今年对于亚马逊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帝国的创始人贝佐斯,今年第三季度正式将权力交棒给了自己的亲信——安迪·贾西。一位追随了他24年,并为他打造了一个利润颇丰的创收板块——AWS。57岁的贝佐斯已经蝉联多次世界首富,他想要将更多的精力投向太空。因此,他选择在此时,退位让贤,过上太上皇的日子,追逐心中更大的梦。

亚马逊帝国的交接插图2

安迪·贾西 图片来自网络

比贝佐斯小4岁的安迪·贾西,是一个低调的人物。

即使他带领的AWS已经在云领域占据了世界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他依然不爱抛头露面,以至于,当贝佐斯宣布他为接班人时,媒体对于他的报道只能是寥寥数笔(确实关于他的资料少得可怜)。相对于爱出风头的贝佐斯,安迪似乎更像是他的一个影子,默默地在背后帮助帝国开疆拓土。

新王出击

古往今来,有雄心的帝王,继承大位,登基之后,心中都会燃起一个念想——改革。

秦孝公上位,颁布“求贤令”,重用商鞅,施行变法;

汉武帝登基,斩断与匈奴的联姻,挥兵北伐,驱逐匈奴于千里之外。

唐德宗登基,缩减皇室开支,尝试改革税制。

······

当然,改革的前提是要有足够的资本。

秦孝公上位,周王室式微,秦国地处偏远,不受战乱影响,相对安稳。

汉武帝登基,前有“文景之治”打造的太平盛世,兵强马壮,粮食充裕。

唐德宗登基,唐朝衰落,藩镇势力割据,皇权发起的改革是注定失败。

能够击败微软、IBM等一帮巨头,率领AWS独占鳌头。安迪·贾西的业务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如今坐上亚马逊帝国的头把交椅,是否能够带领亚马逊登上更高一层楼?大家更多是在观望。

正如李世民战功显赫,带兵打仗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登基之后,大家对于其治国能力也是保持观望态度。

毕竟治理天下,比打天下复杂得多

新皇登基,都渴望通过行动或者发布政令,以此宣布自己时代的来临,并且建立起自身的威望。安迪·贾西也不例外。

2020年亚马逊营收3860.64亿美元,同比增长84%;

截止2020年12月31日,亚马逊握有自由现金流310亿,同比增长20%;

2021年1月-5月,亚马逊电商平台的新增商家数量超过29万家;

亚马逊商业帝国展示了其勃勃生机,一派欣欣向荣。

在亚马逊商业帝国呆了24年的安迪·贾西,他清楚帝国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在外部,帝国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欧美政府正在对其进行反垄断调查。

在内部,帝国积累的顽疾需要整治——帮派的形成,阶层的固化,影响着帝国未来。

攘外必先安内

安迪·贾西是在7月正式上位,实则在贝佐斯2月宣布权力交棒之时,他已经开始接管大权。

他的改革从内部开始,第一重拳是整治亚马逊电商平台的虚假评论。

从4月29日帕托逊品牌MPOW店铺被封,紧接着多个大卖的品牌店铺相继被封:傲基、有棵树、通拓、万拓创新、泽宝、猿人创新、洪堡科技···

在亚马逊重要的活动日Prime Day前后进行封店操作,真是震惊业界。这些可都是每年为亚马逊贡献上亿营收的金主。

当然,安迪·贾西有资本去干这事。

他领导的AWS连续三年营收增长28%以上,2020年AWS营收453.7亿美元,利润153.3亿美元,相对于亚马逊帝国而言,AWS营收占比11.75%,利润占比却高达72.05%。因此,损失几个大卖金主的收入来源,无伤大雅。

到底是主动出击?还是顺势而为?

这次封店事件导火索来自一个刷单公司一组服务器数据被曝光,导致很多卖家牵连其中。

这个导火索非常的微妙:

1.其服务器源头指向中国,接连封店的也都是中国的卖家;

2.贾西是亚马逊云的掌门人,服务器安全事件跟他没有关系?

曾几何时,微软的office 在中国市场,一直干不过金山的WPS。

接着,微软对于office盗版在中国市场的流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市场稳定,大家都习惯使用office之后,微软站出来要求消费者付费使用正版。

秋后算账——似乎已经成为国际巨头的惯用操作。

亚马逊平台也是一样,

它是一直知道卖家们存在刷单的行为,

它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即使近几年媒体都有相关报道,

亚马逊并没有重拳出击。

这是为何?

因为平台需要卖家,尤其是需要大卖家,

平台需要大卖家作为标杆,吸引更多的商户入驻;

平台需要大卖家提供优质的产品,吸引更多消费者。

如今为何又重拳出击?

1.平台已经巩固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2.它需要更新血液,保持平台活力

汉朝成立之初,汉高祖分封了很多异姓王,在奖励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们的同时 ,希望借助诸侯的势力统治幅员辽阔的疆土。为了安全起见,皇帝之后新立很多同姓王,代替异性王。诸侯的存在,是有利于巩固早期帝国的统治;汉高祖之后,皇帝都在推动“削藩”政策。

在古代,一个国家的实力强弱,最基本的两要素:

土地面积 & 人口数量

作为商业帝国,同样关注着这两个数据的发展:

1.市场份额(土地面积)

2.客户数量(人口数量)

2020年亚马逊的营收增长38%,同样的,受疫情的刺激,全球的电商市场都得到了高速增长:

沃尔玛,2020年美国站电商销售额增长37%;

Shopify,2020年营收增长86%;

eBay,2020年营收增长19%;

······

跨境电商的蛋糕在变大,亚马逊的市场份额却在遭受更多的竞争对手的挑战。

2020年亚马逊在美国电商市场份额约占31.4%,2019年的占比是43.8%,下滑了10个百分比。

面对外界竞争压力的同时,安迪·贾西也意识到了亚马逊电商平台内部形成的阶层固化的问题。

亚马逊电商平台,大卖家们已经把持着各个流量入口,2019年帕托逊拥有660个bestseller产品,凭借着资本优势,大卖们会继续扩大自己的优势地位。平台的商家会两极分化,中小卖家将很难获得成长空间。

新皇的第一拳,打在了“虚假评论”的违规操作行为上。不仅是在整顿亚马逊电商平台,打破阶层固化,规范卖家行为;而且以此树立起自己的威望。

整顿好内部之后,安迪·贾西将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去处理外部的事务——尤其是美国政府的反垄断调查,6月新上任的FTC主席Lina Khan在耶鲁大学法学院读书时,曾写过一篇文章《亚马逊的反垄断悖论》,轰动一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