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配件背后的跨境江湖

3个月时间,亚马逊几乎封掉了跨境电商市场的半壁江山。

从帕拓逊Mpow、泽宝的RAVpower,再到先于苹果和三星,推出无线电充的Choetech,陆续都被亚马逊平台下架。

3C配件作为跨境卖家的主要品类,向来是一片红海,在经由评论排列的商品页面中,一前一后的次序差别就决定了商家是亿级大卖,亦或是无名小卒。而无论充电头、数据线,还是无线耳机、手机壳,极低的制造门槛,工具性产品的属性,无疑也让3C市场成为性价比玩家的乐园。

那么,为什么在这条竞争激烈的赛道上还能跑出数家跨境龙头?在亚马逊封号潮下,手机配件出海是否酝酿着下一次变革的机会?

一、 一根数据线,半部跨境史

要追寻3C大卖的发展史,深圳华强北是一个绕不开的节点。这里,是手机界的耶路撒冷,更是全世界手机商人有生之年必来朝圣的圣地。

2007年10月12日晚上七点,华强北迎来了高光时刻,中国电子市场价格指数在这一夜向全球正式发布,唯一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是刚发布一年的义乌·中国小商品指数。时至今日,这两个指数仍然是国家进行宏观政策调控的重要参考数据。

从最早的收音机、电视机,再到功能机、智能机,华强北经历了数次3C电子的行业周期,华强北商人对电子产业变化的灵敏嗅觉创造了一个个造福神话。

时为深圳市电子商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程一木曾描绘市场繁荣期的景象,“6万平方米的新铺位开盘时,三小时内被一抢而空。一个铺位申请登记表,从楼上办公室拿到楼下街边,居然能卖到5万块钱。”

手机配件出海正等待一场重生

“三尺见方,一米柜台”的生意经背后是广袤的珠江三角洲所建立的成熟产业带。以手机为例,以华强北为中心,两个小时的车程为半径画圆,就可以覆盖国产手机的完整产业链。彼时一个形象又颇为魔幻的比喻是,最新一代的苹果手机一上市,就可以在华强北配齐所有元器件,当场像做汉堡包一样做出来。

但是,在2007年的高光之后,华强北也在走向发展的分水岭。

iPhone所引领的智能手机浪潮正成席卷之势,让华强北原有的产业链优势迅速枯萎。互联网手机的代表小米,3C产品起家的京东电商,一边革掉了野蛮生长的山寨手机市场,另一边让华强北多年依仗的价格优势不再,到店客户拿着iPhone搜出配件网购的价格,要求店主不能高于该价格出货。

旧秩序的崩塌往往意味着新机遇的诞生,同样是在这一年,一度是淘宝最大的竞争对手易趣,更名为eBay,这次改名被视作中国版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但跨境电商的萌芽也由此播下。

2010年iPhone 4面世,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持续走高在全世界范围内造就一个庞大的手机配件市场。

货值低、高需求、种类多的3C配件是跨境电商绝佳的演练场,可以说,“日进斗金”是跨境3C大卖早年故事中最常见的注脚。

一位业内人士向雨果跨境形容道,平台兴起的那段时间,每天下午的华强北,都会有一群背包客,聚坐在赛博数码大厦边上的中国邮政,手写快递面单。

这些背包客多是早期的eBay卖家,黑色背包下,塞的也都是数据线、手机壳之类的3C小配件。通常一个5块钱的手机壳,转手到eBay上就可以卖到5美金,近6倍的暴利吸引着各行各业的人员加入。

手机配件出海正等待一场重生插图1

2007年,温州人陆海传留德归国,回到华强北创业,仅用两年时间摘得了eBay销量第一的荣誉,跻身eBay德国站Top10大卖家之列,当时海外市场之火热可见一斑。

同一时期,有棵树创始人肖四清走入了深圳华强北熙熙攘攘的人流,成为其中一员,在2010年创办了有棵树。从华强北的三尺柜台起步,后来再将办公室搬至坂田写字楼里,有棵树只是eBay上的一个普通电商,直到瞄准了国外的无人机配件生意,交易量迅速起色,于第二年获得eBay中国跨境交易50强以及阿里巴巴深圳区风云网商称号。

湖南的阳萌则如同那一时代从大厂出走的创业者,看到趋势后逆行于人潮,在2011年选择从谷歌离开,放弃百万年薪,回到家乡长沙开始创业,当年1月就成立了湖南海翼电商公司,注册品牌Anker。

所幸,阳萌很快在行业野蛮生长的时期有了清晰的定位,彼时笔记本电脑每半年到两年需要更换一次电池,原厂的电池在亚马逊需要花将近70-80美金,而华强北的产品只卖10-20美金,不过消费者评价极差。于是安克就在其中的落差中定位30-40美金的价格带,研发能够达到4.5星的笔记本电池,并复制这条底层逻辑拓展到更多的3C配件品类,并在2013年6月成为了头部的亚马逊品牌。

2014年初,傲基也渐渐拥有了一批自主研发的电商产品,专注充电宝、车载充电、数据线,聚焦B2C网站,接连成为华为、中兴等大品牌的“营销部长”,帮助他们把手机等电子产品销往国外。后来陆海传回忆起这段黄金时代时说,“国外消费者对中国商品的巨大需求导致不管卖家上哪个平台,很快就可以让全世界发掘自己的产品。”

二、技术突破,撑起千亿市场

从华强北走出的跨境大卖,伴随着主流手机厂商沉浮,在一次次技术变革中找到了自身品牌的价值。

根据咨询机构ResearchandMarkets统计,智能手机充电器、线材等周边产品市场规模预计至2022年将达到1040亿美元,傲基和安克创新都在2016年跻身全球前十大自主品牌充电器厂商。随着苹果、三星和华为接连取消赠送充电头,第三方充电头市场也将步入了一个高速增长的阶段。

拆解背后的发展逻辑,消费者的电量焦虑催生出了移动电源、快充充电头、无线电充等产品,这一焦虑在国内更直观的体现是共享充电宝“三电一兽”的混战格局。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内用户规模突破3.6亿的“街电”就是由安克创新孵化于2015年,第二年安克在美国西雅图复制同样的商业模式,推出Ankerbox,布局共享充电宝市场,令消费者对其品牌形象产生全新的认知。

而各种充电产品的技术突破则提升了行业整体的利润率,让3C配件品牌找到了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一方面,由于手机能耗上升,智能手机在CPU性能、芯片性能(5G手机芯片耗电速度将为4G的2.5倍)、屏幕分辨率等方面的不断升级使得手机耗电量大大增加,短视频、电商、手游等重度使用场景持续抢占用户时长,加快了手机耗电速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